爱吃瓜的浣熊

嘉瑞,雷安,白武不逆,大赛前四粉丝?本人渣渣一个现凹凸迷,京猫迷

八年

ooc
刀(?)
狗血
还是水水水
————————————————————————
最近安迷修觉得有点不对劲了,雷狮最近似乎喜欢颓废在家里,尤其是客厅的沙发上,一躺就是一天,有时候还喜欢望着安迷修发呆,似乎在想着什么。

又是休闲的一天,安迷修正待在厨房里做饭,随着‘叮叮当当’地声响,厨房也渐渐飘出菜香,一边做饭,安迷修看着桌边上残留的一点点焦黑不由得轻笑出声。

他们其实一开始是都不会做饭的,本来雷狮是打算展示一下身为安迷修‘爸爸’的能力的,结果还没等安迷修安安静静地坐在沙发上,厨房里的火灶上就冒出一簇簇火焰,吓了雷狮和安迷修一跳,最后在一阵手忙脚乱后,才把火扑灭。

最后没办法,安迷修只能亲自上,一边拿着菜谱一边做着菜,意外的第一次烹饪还不错,早就饿地不行的雷狮也是一阵狼吞虎咽。

“雷狮,起来了。”安迷修习以为常地去推睡在沙发上的雷狮,打算把他叫起来吃饭。却发现平时一定会睡得死沉的雷狮,这次却早就醒来,紧紧地盯着他,这下,安迷修才发现,雷狮的眼底似乎有着一圈淡淡的黑眼圈,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怎么了……雷狮?”安迷修轻声道,声音轻到有点小心翼翼,似乎有些害怕打破这种平静。“安迷修……”雷狮舔舔干裂的嘴唇,声音有些沙哑地说道:“我们分开吧。”

听见这句话,安迷修觉得好像全世界都安静下来了,空留下自己的心跳声,平时积累的不安慢慢淹没他,他感觉自己好像分成的两个人格,一个在里,一个在外。一个不可置信地看着雷狮,一个则冷漠地观看着一切,似是早有预感。

“为……什么?”安迷修感觉自己的嗓子和雷狮一样,沙哑不已,似乎无法发声,他尽力去说服自己,这只不过是雷狮的一个普普通通的玩笑而已,等什么时候,雷狮又会嘲笑他露出那么一副可笑的表情,然后继续平平淡淡的生活。
可惜,这时候老天爷也不在,无法听见安迷修的心声,这一切也无法继续。“我说,我们分开吧,我们……不适合。”雷狮似是下定了决心,看着安迷修说着,可安迷修还是觉得他的嗓子还是有些沙哑。安迷修微微低下头,神情被落下的发丝遮住,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还是合上了嘴。

“就这样,以后不要再找我了,我还有事,先走了。”雷狮抛下这句话,就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了,空余安迷修静静地站在原地,听着雷狮渐渐走远的脚步声,听着雷狮关上门的响声。

安迷修慢慢地坐在沙发上,只觉得好像有点冷,屋子里冷冷清清的,没有了往日和雷狮的争吵声,突然觉得有点孤独,很安静很安静的,安迷修默默地缩在沙发里,抱着有船图案的抱枕,呆在那里。
其实安迷修早就察觉到了雷狮的不对劲,最近变得总是喜欢待在自己房间里,或者沙发上,变得喜欢盯着安迷修看,变得总是回来很晚,而且每天总是很疲倦的样子……

这些一切一切,安迷修都知道,但他也只是假装自己看不见,不知道,只希望可以继续生活,可惜,会破碎的东西永远无法阻止,今天这看似美好的幻境破了,明天,期盼着可以拼凑起来,然后继续着,可是,明天,永远也不会到来啊。

雷狮走了,但是生活还是要继续的,刷牙的时候习惯来到雷狮的房间,平时都会叫他起床,然后两个人吵吵闹闹的完成早餐,然后互相告别开始度过一天。晚上回来时,会习惯地说一声“我回来了”,因为平时不管多久总会有一个身影待在家里。吃饭时,会对着对面空空的座位发呆,平时雷狮总是会挑剔蔬菜,这个时候安迷修就会和雷狮讨论蔬菜的好处。睡觉的时候,身边有时会有一个人乘机钻在他的被子里,然后安迷修只能无可奈何的和那人挤一床被子,虽然那人有一个房间……
最近的同事也发现安迷修的异常了,平时就算是多重的活,安迷修都会面带微笑的认认真真完成,他们都看得出来,安迷修是对工作一丝不苟且十分认真的。但是最近却开始不对劲了,安迷修的表情变得有些木然,眼里也没有的往常的热情。

其中一个同事艾比看不下去了,有一天直接就扯着安迷修的领子吼道:“白痴安!你到底怎么了!摆出这么一副表情干什么!给我恢复到平时安迷修啊!!!”安迷修微微低下头,声音低沉地说:“对不起……艾比小姐……”“你到底怎么了啊!我最讨厌你这样子了!装可怜很好玩吗?!”“我……不,没事。”安迷修从艾比手下闪过,转身说道:“艾比小姐……还是不要管我了吧……”“笨蛋!!!”

回到家里,安迷修靠着门,缓缓划下,蹲在那里,高大的身材此时只觉得十分脆弱。他今天知道了,雷狮一周后会和一个女人结婚,看着那个女人的笑容,安迷修只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无药可救了,一定很开心吧,他想着。眼前渐渐模糊,豆大的泪珠‘滴答滴答’地落在地上,打湿一片地板。

“果然……我还是……无法,忘记吗?”安迷修微笑着,眼中的眼泪却止不住地流出,滚落,扩散。他来到浴室,那里面还放着雷狮最喜欢的一条头巾,好像是他自己送给雷狮的,不过大概是走的比较匆忙吧,那条头巾还好好的放在那里,送他头巾的事恍若昨天,看着慢慢放满温水的浴缸,有些走神,他拿起准备好的刀轻轻一划,他看着快速晕染成血色的清水,惨白的脸笑着呢喃道:“希望他可以好好的活下去吧,果然还是……好痛啊……明明最怕痛的说……好困啊……”

最终,浴室里安静下来,空留一摊血色,那人趴着,似是睡着了一样,微微勾起地嘴角,似乎沉浸在美好的梦境之中,让人忍不住轻声说:
      

『晚安』

———————————————————————

大概还有一个雷总的番外。emmm……感觉把安哥写得有点脆弱了,但是,坚强的人也有脆弱的一面的。
【试图安慰自己没有写崩】

【薄荷糖】
ooc
雷安
比较水
糖(我尽量)
————————————————————————

  
雷狮和安迷修一起长大,属于邻居关系,安迷修要比雷狮大一岁,但是雷狮十分讨厌安迷修把他当小孩子对待。

每当他生气伤心的时候,安迷修总是会在一边安慰他,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颗薄荷糖递给他,雷狮也只是一脸嫌弃地看着他,然后转头拒绝。

在雷狮第一次遇见安迷修地时候,那时,雷狮刚刚好不小心迷路了,膝盖也不小心擦伤了,坐在一边的草地上迷茫不已。然后,提着菜的安迷修刚好经过了,他一开始上前询问了一下雷狮情况然后在雷狮一脸警惕下,问对方可不可以到他家去处理伤口。

雷狮当然是拒绝了,并且还向后移了移,盯着安迷修,安迷修摸摸后脑勺,转身提着菜跑走了。留下雷狮一个人坐在那里,雷狮把头埋进臂弯里,只觉得有点冷,来来往往的人们有点喧闹,但雷狮却觉得自己这里有些过于安静了。突然,一件衣服搭在了雷狮身上,抬头一看,是刚刚的安迷修,只见他手里拿着一个医用箱,头上满是汗,大概是刚刚回去了一趟又匆匆忙忙赶回来。

帮雷狮处理好了伤口之后,安迷修擦擦汗,一屁股坐在雷狮旁边的草地上,雷狮瞅了瞅安迷修,不经意的问道:“你是傻子吗?帮我又没有好处”安迷修摸了摸头,笑道:“才没有!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才是骑士的责任!!”雷狮:骑士……好中二。

在聊了一会后,安迷修似是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一颗薄荷糖递给他笑着说:“你应该饿了吧,先吃颗糖缓一下吧。”雷狮挑挑眉看着安迷修,也没有拒绝,犹豫了一会,才接过来,随手塞在了嘴里,一阵清凉的感觉在嘴里漫开。

这大概就是他们的第一次遇见,雷狮每次回想起来都觉得十分狗血,却也觉得倒也像他和安迷修的画风。

“吃糖吗?”这句话雷狮觉得都可以放进安迷修的经典语录了,每每安迷修给雷狮递糖时,雷狮都有一种忍不住吐槽的感觉,怎么老是把他当成小孩子?

“雷狮?我又买了一些糖,吃糖吗?”安迷修又拿出一袋糖果递给雷狮,打开一看,不出意料的是薄荷糖和一些其他的糖果。

雷狮看了一眼,随手一丢,直接抱住安迷修,在安迷修疑惑地眼神下,附上他的嘴唇。过了一会,雷狮慢慢松开,拉出一条银丝,雷狮舔舔嘴巴说:“糖什么的吃腻了,来点别的吧。”

安迷修:【脸爆红】雷狮你突然发什么疯?吃糖就吃糖啊,我也有买其它的糖啊?
雷狮:【捂脸】啧【再次亲上】
————————————————————————

崩崩崩,ooc,(;一_一)感觉自己没药救了,反正没什么人看_(:з」∠)_无所谓啦。

我喜欢上了隔壁的家伙怎么办?
凹凸世界
嘉瑞
论坛体
ooc
——————————————————————
1L楼主 肆虐天地
    如题所示【坐等】

2L
    又一个秀恩爱的家伙……【戴墨镜】

3L
     【戴墨镜】+1

4L
         +2

5L
         +3

6L
       破——!好了好了,楼主不是在求助么,那么是怎么一回事呢?

7L
       我估摸着这个帖子完了之后,楼主绝对会和他邻居好上了_(:з」∠)_

8L
      很有可能,你看历来论坛里都凑成多少对了……【看破红尘】

9L楼主  肆虐天地
       事情是这样的,我刚刚搬到那里时真的很无聊,有一次出去时看见了他,我当时就很纳闷这个家伙是冰块么?隔老远都能感觉凉气,我都觉得背后一凉。

10L
        hhhh,如果lz有了这么一个人陪伴的话,估计夏天都不要空调了,直接把人抱在怀里就好了嘛【墨镜】

11L
       那个看起来是个高冷帅哥啊,好奇地问问楼主性别【好奇】

12L楼主  肆虐天地
      男的,当时我也认为在夏天有这么一个人确实蛮凉快的。

13L
      …………槽点太多,竟不知如何吐槽……

14L
      都是男♂孩♂子啊,不过楼主你如果只这样想的话,会注孤生的啊【兴奋】

15L
      楼上为腐女,鉴定完毕,咳咳咳,然后呢?

16L 楼主 肆虐天地
      然后我就和他聊上了,不过他也确实不爱说话,每次都是一个‘嗯’‘啊’什么的,他老是不说话声带不会退化的么?

17L
       嗯嗯啊啊什么的……带劲。

18L
        楼主脑回路略清奇啊,啧啧啧,还有楼上的够了哦,老司机么?

19L
        我仿佛看到了话唠攻和高冷受……

20L
        话说你们怎么认识的啊,住隔壁这么巧啊,超羡慕楼主的(›´ω`‹ )

21L
        同羡慕+1,我们公寓都不怎么交往的,一般都是把门一关,显得阴森森的,每次晚上回去都被自己吓得要死_(:з」∠)_

22L
        摸摸楼上,话说楼主艳福不浅啊,上有高冷帅哥养眼,下有舒服公寓住。

23L
       哈哈哈哈哈哈!我隔壁就住着两个帅哥!羡不羡慕?

24L
       两个又不是你的→_→你开心啥

25L
       因为他们同居啊!而且一个是皮攻,一个是温柔受啊!!这个设定超级带感的!而且基本上每天都可以看见皮攻被一脸怒气的温柔受丢出来ww

26L
       看到后面我就……噗哈哈哈,心疼一秒受,这是得有多皮啊【幸灾乐祸】

27L
      等等,这个帖子的内容怎么越来越歪了?@肆虐天地还在不在啊楼主?

28L楼主  肆虐天地
      在的,刚刚去找他,不过最近好像不在,人没有在房间里。要问是怎么认识的?一开始好像是偶然遇见他的,他居然在那里做试题?!他居然站在洗手台前背书,做试题?!而且他看起来怎么高冷居然喜欢和旺牛奶?!

29L
      2333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楼主的嫌弃。

30L
      话说刚刚楼主去找他干什么呢?表白?【好奇】

31L
      难道这么快又成了一对?【吧唧吧唧地嚼着狗粮.jpg】

32L
     高冷帅哥居然喜欢喝牛奶?这么一想其实还蛮萌的耶( ´艸`)

33L
      这不禁使我想起了隔壁喜欢海盗和船的皮攻和可以将骑士誓言倒背如流还喜欢马的温柔受_(:з」∠)_

34L
      骑士和海盗?这对好啊!

35L
      这么中二的吗?【惊恐】

36L
      你懂什么?这可是反差萌啊,反差萌!(//∇//)

37L
       楼主,下次告白就送牛奶吧,保准他答应【认真】

38L楼主 肆虐天地
       牛奶已经买了几箱了,都准备好了,就等他回来了,说实话他的房间里太白了,打算帮他再刷一遍装饰一遍。

39L
       几箱牛奶……喝得完么?不愧是土豪啊_(:з」∠)_

40L
      楼主真的好细心啊,高冷帅哥一定会很开心的!

41L
      楼上的flag立地让我心慌……

42L
       别多想,想想看论坛上都凑了几对啦,这次肯定也可以哒!

『过了几天后』

43L
       啊嘞?最近楼主怎么没有一点动静啊?好让人心慌啊,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Д゚=)

44L
      应该不会啊,不是说高冷帅哥有事没在家么?大概是还没有回来吧,过几天就有狗粮吃了啦。

45L
       你们这个画风是不是整体不太对啊?这是赶着吃狗粮么Σ(っ °Д °;)っ

46L
        狗粮使我快乐【吧唧吧唧】【认真咀嚼】

47L
         诶……我刚刚翻了一下前面的记录,好像有点耳熟的感觉啊_(:з」∠)_

48L
         诶!!!快讲快讲!【搬凳子吃瓜子】

49L
         坐等真相【正襟危坐】

50L
         是这样的,我是一个医院里的护士,大概一周前吧,有一个面色苍白的帅哥来到医院,好像就是高冷的那种吧。大概一米七左右,头发是白色的,头上还绑着护额。不过具听说好像他的病还蛮严重的,住了好久的院呢。

51L
       ……然后?是不是有人把他接回去了?【小心翼翼】

52L
       没事的没事的,应该会好的【试图自我安慰】

53L
      你们是说一个金发的男孩子吗?昨天好像来到医院里,好像是说要找那个高冷帅哥吧。

54L
      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Д゚)

55L
      然后呢?50楼的妹子?他们在一起了吗?

56L
      什么在一起?原来他们真的是情侣啊,这么一想那个金发小哥哥和高冷帅哥也是配我一脸啊。

57L
      哎呀!妹子,别卖关子了啊!急死人了!【焦急】

58L
      这么一讲,那就是肯定在一起了咯?【期待】

59L
       第一次那么期待狗粮.._:(´_`」 ∠):_ …

60L
      嗯……金发小哥哥冲进医院后第一时间就是问那个高冷帅哥,不过如果是情侣,他难道不知道三天前,小帅哥就已经因为病情严重,去世了吗?
————————————————————————
      
   
      第一次写论坛体√可能写得有点匆匆忙忙,大家伙儿凑活着看吧_(:з」∠)_估计也没什么人【小声】
      

凹凸世界
ooc
——————————————————————————
      要说安迷修和雷狮之间的关系,几乎全参赛者大概都会告诉你:就是两个莫名其妙斗的死去活来的家伙。
      安迷修也有点弄不懂老是和雷狮过不去干什么,还没思考多久就又被雷狮一把拽住了呆毛,然后想也不想地拿起冷热流就追,一边追一边大喊:“恶党!你又拽在下的头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白痴骑士!”在这期间,自然也就忘记了这回事,也不去在意了。
       最近的气氛有些微妙,就连安迷修这个反应及其迟钝的家伙也感受到了,但也不知道缘由,偶然一次与艾比小姐谈话才知道。“艾比小姐,为什么最近大家都如此压抑呢?”“诶?你不知道吗,那个很嚣张的大赛第一和那个闷得要死的大赛第二死掉了。”“诶?是发生了什么吗?”“谁知道呢,有人说第一和第二互相杀死了对方,听说那场面……啧啧啧,太蠢了吧,要是我肯定先活命再说……”后面的话,安迷修也没有再听进去了,反而有些担忧起来,连大赛第一和第二都死掉了,那么其余的家伙一定会盯上前十的其他人……
        “艾比小姐,最近请一定要注意安全!”安迷修有些担忧的看向艾比,后者则是满脸通红地反驳道:“要,要你管啊!你先管好你自己吧!白痴骑士!”然后拉着一边的埃米转身就跑,只留下安迷修原地纠结。
——————————————————————————
      “没想到这么难缠么——”安迷修半跪在地上,用一种十分狼狈的姿态看着眼前的隐藏怪。此刻的安迷修已经浑身是伤,衣服也有些破破烂烂,腹部是打斗时不小心划破的伤口,滚落的血珠滴在地上,留下了不小的痕迹,安迷修随意的将手上的绷带缠在腹部处,却还是无法阻止血的流失。
      大量的出血使得安迷修有些头晕眼花,腹部撕裂般的疼痛使他勉勉强强支撑着身体的活动,但是与眼前的庞然大物却还是渺小了点。隐藏怪身边漫天飞舞的尖刺在安迷修十分虚弱的时候,笔直的朝着他袭去。安迷修艰难的动了动,想要闪开却还是在剧烈的疼痛下移动不了,原本轻盈的身体现在却沉重不已。快速旋转的尖刺在安迷修的眼中像是放慢了许多倍一样,来到他的面前他甚至都有些担心他死了之后艾比小姐他们会不会被别人盯上。
      等到安迷修闭上眼睛,准备坦然接受死亡时只见一道闪电劈向了尖刺,然后在被电得头发炸毛了的安迷修mmp的眼神之下,雷狮登场了。
      “喂——!白痴安迷修,怎么,这么狼狈?”雷狮有些意外的看着跪在地上浑身狼狈的安迷修。“这次是……小心!”一条尖刺直指雷狮心窝处,雷狮快速回神,转身一闪,又抬手用锤子一挡,‘啧’了一声,看着断开的尖刺快速回复,也有些严肃地说:“居然会自动回复么……啧”
       然后起跳直接进入了隐藏怪的攻击范围,直取头部。
—————————————————————————
      “恶……雷狮!”安迷修一脸震惊的看着雷狮,刚刚在雷狮与隐藏怪打斗时,却不料隐藏怪使用尖刺偷袭了安迷修,雷狮情急之下直接就将雷神之锤抛了出去,但是这一次隐藏怪的偷袭是尽了全力的。只见平时威风凛凛的雷神之锤就在尖刺之下碎成了破碎的元力,慢慢消失在了空气中。
      但是这下,雷狮因为没有武器,很快就落入了下风,安迷修在一边看的急躁不已,却也束手无策,看到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成为雷狮的累赘,安迷修内心也不好受,只希望雷狮快点离开。但是不论安迷修怎么劝说,雷狮都只是邪气一笑,说:“想什么呢,白痴骑士,这个关卡已经锁定了,打不死这个家伙,也出不去的!”安迷修觉得自己眼眶有些痒,似是有什么东西要掉落出来。
      最后,雷狮在用身体挡住攻击安迷修的尖刺的时候,安迷修的眼泪终于止不住了,一颗颗眼泪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然后隐去颜色。“喂,白痴骑士,哭唧唧的和个娘们一样,蠢死了。”雷狮努力的扯出一个和平时一样的邪笑,却也只能因为腹部贯穿的伤口咧了咧嘴。
      “话说,最后死的时候,居然是这个姿势,真的是,太,有损,我雷狮,形象了……”雷狮半趴在安迷修的腿上,有些不甘心地说道,雷狮只感觉意识有些模糊,说出的话也断断续续,似是随时有可能断气。
     安迷修只是沉默的维持着这个姿势,头发遮住了脸使雷狮无法看见他的表情,但他还是说了下去:“话说,我怎么,喜欢的,是你这个,白痴啊迟钝的,要死,真是让人,想要捶死你,但是,谁让我,喜欢你呢,真是……”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消失,雷狮那紫色的眼睛失去了往日的光彩,就这么趴在安迷修的腿上慢慢地死去了,安迷修有些模糊的视线看着慢慢消失的雷狮,听着隐藏怪慢慢走过来的声音,轻声说:“晚安,雷狮。”
      在隐藏怪的尖刺袭来前,安迷修还在想:希望下一世可以和你光明正大的说早安……
      下一秒,血花四溅。
——————————————————————————
不虐吧,ooc文哦ԅ(¯ㅂ¯ԅ)














“喂!安迷修,我上学去了!”一个黑色头发紫色眼睛的男生拿起椅子上的书包就朝门外走去。“都说了要叫爸爸啊……”有着温柔的不可思议的棕发男人无奈的看着男生快速走远,习以为常的叹了口气。
——————————————————————————
雷狮:????mmp
安迷修:????这和我想得不一样啊

凹凸世界
渣文笔
ooc
第二十集前四联手,太帅了吧ヽ(*´з`*)ノ
——————————————————————————
“卡!可以了,新年快乐啊各位。”丹尼尔点头示意拍完了,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一大帮的裁判球一拥而上,开始了拍摄场地的清理。

安迷修理了理因为打斗而变得脏乱的衣服和头发,收回了凝晶和流焱,转身准备回去。“喂——呆头骑士!”原来是埃米和艾比。“啊,是艾比小姐啊,有什么事吗?”“今年你打算去哪里过年呢?”“还是在附近租一个房子就好了。”“什么啊,这是过年好不好,这么随便的吗?要不你今年还是……”(和我们一起过年吧)“哟安迷修,在干嘛呢?”
(艾比和埃米:雷狮!!他怎么在这里?)

“恶党?没什么,只是过年打算在外面租一个房子而已。”安迷修显然没有注意到艾比埃米的紧张感,随后又十分疑惑的看向艾比问:“艾比小姐,你刚刚说了什么?”“没……没什么,我先走了啊!”在雷狮充满威胁的眼神下,艾比干笑几声,然后拉着埃米转身就跑了。

“安迷修既然要租房子,不如和我合租?”“诶?为什么你不是一般都要回去的吗?而且你弟弟怎么办?”安迷修有些摸不着头脑,总觉得今天恶党可能又犯病了。“今年家里有点事……卡米尔那边会租另外一个房子。”“不过为什么我非要和你租房子啊?”“你是白痴吗?首先,两人合租的话会便宜点,其次……”雷狮好笑的看了一眼安迷修,说:“你很羡慕吧?有人陪着。”“才,才没有啊!”安迷修被雷狮一语道破,毫无气势的反驳道。

最后安迷修还是迷迷糊糊的被雷狮忽悠的一起去合租了×
(不行写的还是好尬)
——————————————————————————
“格瑞!你今年还是和我们去过年吗?”金跟在格瑞后面,和一个乖宝宝一样。“不了。”格瑞淡淡的看了一眼金,然后停了下来,正在金奇怪的时候,一个耀眼又十分熟悉的金色来到了格瑞他们这边。

“哟!格瑞,怎么还在和这个渣渣说话啊,快点吧。”格瑞听了皱了皱眉,反驳道:“不要再说金是渣渣。”“对啊,我才不是渣渣呢!<(`^´)> ”“啧,快点,别磨蹭了。”

听到这里金也明白了,金拽了拽格瑞的袖口,问道:“格瑞,为什么你要和嘉德罗斯一起啊?不如今年还是和我们一起过年吧!”“渣渣!格瑞已经答应我了,你就不要再来捣乱了!”见嘉德罗斯生气了,紫堂幻(还是黑化状态)扯了扯金小声说:“金,格瑞已经同意了,我们也不好说什么了,而且要过年了,大家还准备在一起再搞一个大聚会呢。”“……好吧。”金愤愤不平地看了看嘉德罗斯,然后又看向格瑞说:“格瑞!如果你被他欺负了一定要告诉我!”格瑞:“…………嗯”
——————————————————————————
不行,太ooc了,而且莫名其妙的,毫无逻辑,心累(ಥ_ಥ)但还是希望新的一年里凹凸世界可以继续播下去,期待第三季和快要出场的耀哥(σ′▽‵)′▽‵)σ

凹凸学院
ooc
渣文笔
情人节凑个热闹×
——————————————————————————
今天的校园里处处都充满了恋爱的酸臭味,没错单身汪们最讨厌的节日——情人节,到了。

“看来今年的情人节也是一如往常的热闹啊。”安迷修看着自己座位抽屉里塞满的巧克力,感叹一声,然后坐下来认认真真的开始整理礼物,毕竟那都是小姐姐们送的礼物啊。

没一会,雷狮也来了,他随便的瞄了一眼自己座位上的卡片和巧克力,然后全部都扔到了安迷修的桌子上,全然不管把安迷修辛辛苦苦整理好的东西又弄乱了。

“恶党!你在干什么!”安迷修有些头疼的看着眼前多出来的一堆东西,愤愤不平的说。“当然是帮我整理一下,热心的骑士大人。”雷狮坐在椅子上身体向后倾,脚搭在桌子上,悠闲的看着安迷修。“你如果不想干的话,就扔在垃圾桶里吧。”“那怎么行!这些都是她们的心意啊!”

安迷修无可奈何,只能老老实实的重新又整理了一遍,说实话,几乎每年的情人节雷狮都会把女生送的礼物丢给安迷修整理,从来都没看见雷狮接受过哪个,安迷修也基本上都习惯了。

整理了许久,安迷修终于整理好了自己的和雷狮的。看着明显比自己的多的雷狮那份,安迷修也不禁有些郁闷,怎么年年都比不过一个恶党。

“怎么了,安迷修,你不会嫉妒了吧?”一边的雷狮自然是看懂了安迷修的表情,颇有些玩味的说。“才没有!我怎么可能会嫉妒你!”“那你刚刚那副表情是什么意思。”“那是……那是……”安迷修语塞了一会,随即又反问道:“那你呢?你打算今年的礼物怎么办?”“要么扔掉,要么给卡米尔吃了。”“是么。”

“喂,安迷修,今天的情人节你打算怎么过?”“什么怎么过?就这么过呗。”突然,雷狮直接拉进了他和安迷修之间的距离,两个人脸对脸,安迷修都可以从雷狮紫色的眼睛里看见自己有些泛红的脸。“干……干什么啊!恶党。”安迷修有些慌张的后退了一点,竟有些不知所措。“没什么。”雷狮富有深意的看了安迷修一眼,抽回身子,说:“今年的情人节,一起过吧。”
“哈?!!”
————————————————————————
今天的情人节,别人都是送礼物为送巧克力的较多,而事实上,也有一些与他人不同的人,那便是格瑞了。

看别人都是巧克力塞满桌,只有格瑞独行其道,桌子里塞满的是————牛奶。在这个凹凸学院里,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最受欢迎的男神榜里的第一名格瑞的真爱是牛奶。所以勾搭(划掉)粉男神你不知道这一点你简直都不敢说自己是他的粉。

“格瑞!格瑞!”来了,格瑞在心里默默的长叹一声,随后面无表情的看着嘉德罗斯说:“什么事?”“今天情人节,来比比看谁收到的礼物最多吧!”还没等格瑞拒绝,嘉德罗斯直接就看向了他的抽屉。“噗哈哈,格瑞,怎么都是牛奶啊,你喜欢牛奶就算了,怎么情人节还送牛奶啊?”嘉德罗斯看着一抽屉的牛奶狂笑不停,然后又从口袋里拿出一盒巧克力递给格瑞说:“不过这样也好,只有我送了巧克力。”然后直接亲上格瑞的嘴巴,看着满脸通红的格瑞,笑着说:“格瑞,情人节快乐。”
————————————————————————
一边刚刚想送给格瑞巧克力的小姐姐:还是晚了一步啊(▼皿▼#),但是为什么觉得,一点都不想打扰到他们啊!(//∇//)
——————————————————————————
大家情人节快乐啊(。ò ∀ ó。)!不说了我去吃大大们的粮了。

凹凸学院
ooc
银爵视角
渣文笔
——————————————————————————
    银爵,凹凸学院的大二学长,人很好,长的也帅,成绩也不错,还会做的一手好饭,就是人有点黑(不
    这天,银爵正在给养的花浇水,随便也搬到太阳底下去晒太阳。这时隔壁寝室传来了响声,特别大的那种。然后“砰”的一声,一个金毛和一个双马尾被扔了出来,伴随着的是格瑞的怒吼:“你们俩闹够了没有!要打出去打!”
     啊,银爵心里毫无波动,习以为常的看着他们的互动,谁不知道大一里排名第一的嘉德罗斯和第三的雷狮日常被第二的格瑞从寝室里扔出来。哦,对了,排名第四的安迷修也在这个寝室,不过通常这个时候都在一边打酱油。
     只见菠萝……嘉德罗斯狠狠地瞪了一眼雷狮,然后又拍了拍寝室门说:“格瑞!格瑞!放我进去!”然后……门那边毫无反应,门也纹丝不动。
“噗哈哈,菠萝,别喊了,没用的。”“混蛋没船的,你说谁是菠萝?!”“你啊,这么大人了居然还带头箍,你以为你是孙悟空么。”“你一个海胆渣渣有什么资格说我!整天头上绑一个头巾,还喜欢用头巾糊别人一脸,你以为你是双马尾哦!”
       然后就又在寝室门口吵了起来,一边的银爵表面上毫无波动,内心长叹一声,觉得自己一个安静的下午又要被打断了,而且你们一个寝室好像都是杀马特吧,上次还看见安迷修买了几瓶发胶,估计是又用完了。
       “恶党!嘉德罗斯!你们别吵了!”安迷修一把把门推开,看着眼前吵个不停的两个人,也不禁有些头疼。
“切,渣渣。”
“要你多管闲事了,白痴骑士。”
      然后就是打酱油的安迷修上来救场了,虽然每次都并没有什么用。银爵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冷静的想着,不过银爵最不想看的是后面的事情————
     嘉德罗斯看门打开了,直接略过安迷修,来到格瑞的身边,说:“不就是一瓶牛奶么,我赔你一箱好了!”格瑞翻了一个白眼,说:“别闹了嘉德罗斯。”“诶,你不想要了吗?”嘉德罗斯干脆坐在格瑞身边,把下巴搭在格瑞的肩膀上,在格瑞的耳边说。
格瑞:!!!!!!!
     “起来,嘉德罗斯,不要让我说第二遍。”“不要。”“你,唔……”(是不是太快了?)
(一边的安迷修和雷狮)
“我拜托你不要再和嘉德罗斯搞事了好吗,恶党?”安迷修单手捂脸,十分无奈的看着面前十分嚣张的雷狮。
“哈啊?安迷修你脑子是不是傻了?我的事你管那么多干什么?”雷狮扬起眉,有些嘲讽的看着安迷修。“还是说……”雷狮笑得有点暧昧地看着安迷修,安迷修只觉得背后一凉,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涌了上来。
“你欲求不满啊?”果然,雷狮一把下一句补上来,安迷修的脸立马就黑了一半。
“恶党!你在摸在下哪里啊!!”
“你明白的啊。”
“雷狮!!给我把手放开!!”
“哦呀,你不是欲求不满么,那么……”
“卧槽,雷狮!”
——————————————————————————
银爵:我只是个学长而已啊,为什么我的寝室要在他们的隔壁啊,而且你们的动静是不是有点大啊,心好累。

看了大大们看了十九集后的感想后的脑洞
凹凸世界
ooc(?)
官爸放过嘉嘉吧,他还只是个九岁孩子×
——————————————————————————
“卡!这集拍完了,大家都休息一下吧!”

雷•刚刚把自己的头拔出来•现在浑身是土•脏的不行•狮:mmp,编剧是哪个,老子要干掉他,居然让老子头朝下插进土里,我部下和其它参赛者还在呢,老子不要面子的吗?(▼皿▼#)

安•下半身在土里•出不来•可怜兮兮•迷修:恶党,搭把手,还有讨伐编剧的队伍请加我一个。

然后雷狮揪着安迷修的呆毛,像拔萝卜一样把他扯了出来×

安•破土而出•呆毛好痛•迷修:恶党!为什么要扯在下的头发!

雷•看呆毛手痒•很久了•狮:……手痒

金•观看雷安大战中•小天使:紫堂,你看见格瑞了吗?我怎么没看见他?('◇'`)

紫堂•观看雷安大战中•幻:好像格瑞刚刚在大罗神通棍那边,和嘉德罗斯说什么。
——————————另一边————————————
格•无奈•心疼烈斩•叫你们小心了不听我的吧•瑞:嘉德罗斯,快点出来,拍完了。

嘉•被自己的武器戳进土里•没脸见人•我还只是个孩子放过我吧•德罗斯:……我不

格•无奈•瑞:快点出来,回去了,不是说今天晚上你和我睡吗。

嘉•突然兴奋•德罗斯:真的!(・o・)

格•无奈•快点回去我还要修烈斩呢•瑞:……真的

然后插在土里的大罗神通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变小变细,最后变成了正常大小被嘉德罗斯拿在手里。嘉德罗斯起身一跃,跳到了格瑞的面前,兴奋的说:“真的!那格瑞你在陪我打一架吧!”“不要。”“打一架吧,格瑞!不会你害怕了吗?”“没有,不要。”
———————————————————————————
最后格瑞还是陪他打了一架×

凹凸世界同人
同居梗(?)
有私设
ooc
——————————————
[1]“……雷狮……?”安迷修眼神迷离的看着站在床前的雷狮。此时的安迷修脸色微微泛红,平时一向清明的眼睛现在却显得十分迷茫。
【回到几分钟前】
“喂!笨蛋骑士,外面下雪了,你怎么还窝在家里啊!”雷狮一把打开家门,却有些疑惑,平时那笨蛋骑士虽然生活规律的有些老龄化了,但是现在这个点也应该还早啊。
房间里有些安静,雷狮一反常态地慢慢打开了安迷修的房门,房间里没有开灯,十分昏暗,但是以雷狮那良好的视力一下子就看见了单人床上的‘团子’。
“喂喂喂,安迷修,您老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上床……”雷狮一把掀开被子,等看清楚后,嘴边的话立马就卡住了。
只见安迷修穿着单薄的睡衣,领子向外翻开,露出精致的锁骨,不知道是不是体温过高的原因,安迷修的脸微微泛红,漂亮的眸子微眯,显得几分湿润。
“……雷狮?……怎么了?”安迷修抖了抖身体,从雷狮手里一把夺过被子,声音却虚弱无比,还带着浓重的鼻音。雷狮听了皱了皱眉,说:“怎么,笨蛋还会生病?”“在下……只是感冒而已……咳咳咳”“感冒?而已?我的骑士大人哟,看看你自己那色气满满的样子吧,果然笨蛋就是笨蛋吗。”雷狮没好气的讽刺道,手上却不含糊的开始翻找温度计,然后扯过蒙在被子里的安迷修就要给他测体温。“在下……咳咳可以自己来……”by有些慌了神的安迷修。“安静点,笨蛋骑士。”
当雷狮看见温度计上的数字时,脸色直接黑了一半。“39.4好啊,笨蛋骑士,这叫感冒而已?我看你绝对是烧成白痴了吧!”“咳咳咳”by被雷狮吓得不敢说话的安迷修。
雷狮起身走出房间,将床头柜上冷掉了的水和药拿走,又端进来新的毛巾,水和药。将药递给安迷修,等他吃完后,又直接撩起他的衣服,准备擦身。“等等等等!雷狮,这件事我自己来就可以了!咳咳咳……”by激动不已(?)的安迷修。雷狮翻了个白眼说:“安迷修,你准备怎么擦?像个猴子一样去摸后背么?”安迷修被怼得一塞,本来就因为生病而有些转不过来的脑子现在彻底的死机了。
比起安迷修死机瘫痪的脑袋,雷狮也实在是好不到哪里去,擦着安迷修那泛红的身体,雷狮一边艰难的屏蔽着脑子里的黄段子,一边尽量轻柔的擦着。
等到擦完身体,安迷修已经累的直接就睡了过去,只剩下雷狮在浴室里默默地收拾。
[2]嘉德罗斯表示现在他很不高兴,在收到他小弟的短信后,心情就更差了。
蒙特祖玛:嘉德罗斯大人,雷德生病了,所以我们请假几天,望嘉德罗斯大人批准。
嘉德罗斯:切,渣渣。
蒙特祖玛:谢谢嘉德罗斯大人的批准,最近天气寒冷,请嘉德罗斯大人和格瑞大人注意身体。
嘉德罗斯有些不爽的回到了和格瑞同居的房子里。
“格瑞!你在干什么?不如再和我打一架啊!”嘉德罗斯想都没想‘啪’的一声,打开了格瑞房间的门。“嘉德罗斯。”格瑞坐在床上,头发不像往常一样,而是披散着。睡衣的外面套着宽松的外套,此时格瑞正抱着温水浅抿着,看见嘉德罗斯闯进来也只是淡淡的瞟了一眼,随后继续喝着水。
“格瑞?你在干什么?”嘉德罗斯有些不解的来到格瑞的面前,盯着格瑞有些红的脸问道。“没什么。”格瑞别过脸,被嘉德罗斯盯的有些不舒服。“格瑞,难道你是生病了吗?”嘉德罗斯更加来劲了,直接就将自己的额头贴上格瑞的额头,有些好奇的说:“确实有点烫,格瑞,没想到你也会生病啊。”
因为嘉德罗斯的贴近而有点发烫的格瑞:……
“格瑞!你等一下。”说着嘉德罗斯就蹭蹭蹭地跑出了房间,回来时手中抱着一堆的药。“格瑞,生病要吃什么药啊?”嘉德罗斯有些犹豫的看着眼前的药品,问道。“我不用,刚刚吃过药。”格瑞有些无奈,然后又说:“今天晚上我们分开睡,我生病了,容易传给你。”
嘉德罗斯听了不满意了,又凑了上来,说:“哈?这点小感冒还影响不到我,今天我要和你睡。”“别闹,嘉德罗斯……”说着嘴巴就被堵住了。
(算了,之后的甜甜蜜蜜的场面就不在直播了,反正甜死人(=^▽^=))
——————以下是私设,不喜可跳过——————
[3]“哈——秋!”白灵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然后甩了甩有些沉重的头,身边的垃圾桶里丢满了小纸团。
白灵有些抱怨的向旁边递纸的人说:“卡米尔啊,为什么只有我感冒后这么惨啊,鼻子好难受啊π_π要卡米尔亲亲抱抱才能好。”“很快会好了。”说着卡米尔又亲切的递上了准备好了的温水和卫生纸。
“所以说,要不卡米尔你先去休息吧,小心别也感冒了。”“不了,你还没好,我陪你睡着。”“呜呜呜,果然还是卡米尔最好了。 ”“(灬ꈍ ꈍ灬)”
“睡吧,我在。”卡米尔亲了一口额头,帮白灵盖上被子,坐在床边安静的陪着白灵慢慢地睡着了,才走出房门轻轻地关上了门。【晚安,祝你好梦】

凹凸学院
渣文笔
ooc(?)
主角自创
————————————————
“话说回来,白灵你来干什么?”格瑞直接忽略了在一边暗自神伤的安迷修,绕过爆笑不止的雷狮,来到门口,对白灵问道。
“啊,也没什么事”白灵拿出包里的四袋甜点,接着说:“第一次尝试着做甜点,试了一下还不错,所以送了一点过来。”然后又从包里掏出来一罐牛奶,一瓶啤酒,一罐可乐和一瓶红茶,说:“本来卡米尔是要我带一罐啤酒的,然后我又想起来宿舍里放了几罐牛奶没人喝就带给格瑞一罐了,然后又想起嘉德罗斯和安迷修就……”说着还摇了摇手中的袋子。
“谢谢了。”格瑞接过牛奶和甜点,微微点点头,眼里是掩饰不住的喜欢。
【果然瑞哥还是对牛奶是真爱啊╮( ̄▽ ̄)╭】
【牛♂奶吗?】
【楼上注意一点好吗】
【不过总觉得除了瑞哥和骑士大人其他两只应该不会对甜点感兴趣吧】
【难道没有人注意到是卡卡吗,居然是卡卡和up主一起做的吗!?】
【请不要大意的给我一打卡卡的甜点(*´﹃`*)】
“甜点?那种甜腻腻的东西也只有渣渣才会喜欢。”嘉德罗斯看也没看黄黑色的袋子,拿过可乐就坐回床上。
“那个”白灵同学举手发言:“格瑞也在吃啊。”
嘉德罗斯:……[突然尴尬.jpg]
格瑞:……(盯)
嘉德罗斯:不是,格瑞……
格瑞:……(盯)
嘉德罗斯:好吧……我……
格瑞:……(盯)
嘉德罗斯:……我错了
雷狮:哈哈哈,嘉德罗斯你也有今天啊
嘉德罗斯:(怒)没船的,你说什么!
雷狮:你才没船!你这个带皮箍的菠萝!
嘉德罗斯:你说什么!
安迷修:恶党,嘉德罗斯,冷静一下……
(还在直播呢)
雷狮&嘉德罗斯:你闭嘴!
“然后雷没船和菠萝便在宿舍里大战了三百回合,打的开天辟地如胶似漆,只见最后的骑士安迷修躲在一边瑟瑟发抖,而我们的主角白芦荟瑞哥正安静的坉着牛奶,这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而一边的白灵正看热闹不嫌事大地用棒读的语气为弹幕们直播着。
安迷修:……喂!白灵在下听到了哦!什么是‘躲在一边瑟瑟发抖’啊!在下才不是……
白灵:(使眼色)你行你上啊。
安迷修:……:)算了,在下还是默默地在一边瑟瑟发抖吧。
另一边,在雷狮和嘉德罗斯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砰’的一声,只见嘉德罗斯撞到了正在喝牛奶的格瑞,牛奶全部飞溅到了格瑞的身上。一瞬间,全程寂静。
“嘉德罗斯,雷狮。”格瑞露出崩坏的笑容,身后开满了百合花,整个人的气势都变得危险起来。
嘉德罗斯&雷狮:(糟糕要完!)
安迷修:(忘记了格瑞他可是洁癖啊!)为恶党和嘉德罗斯点蜡。
白灵:up主白灵再次为您直播即将来临的世纪之战,白芦荟vs菠萝和没船,敬请期待。
众弹幕:白灵大大别玩了!
——————————————————
好像越写越奇怪,好像有点ooc?不管了能看就行(x_x;)